您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院动态

研究院动态

第二单元实录 | 中国法治现代化暨中国法治实践学派2021年智库论坛
  来源: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 2021-11-02 13:39   点击数: 2078

第二单元主题发言由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副院长、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姜涛教授和《江海学刊》编审、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张春莉研究员共同主持。

中国法律史学会会长、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张生教授围绕中国古代法典编纂的经验及其启示问题进行主旨发言,指出中国古代法典编纂经历了从松散型汇编到体系化编纂的演进过程,走出了一条从松散型、到紧密型、再到复合型的法典编纂之路。分析这一进程,可以看到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从盛唐到清朝,人口数量在不断增长,而法典条文数量却在减少,唐律500条,大明律460条,而大清律只有436条。这既体现了“刑措”的理念,也体现了解构和重构。如,大清律例律少而附属条例多,附属条例随时间不断增加,形成双重解构。可见,中国古代处理法条稳定性和灵活性之间张力的办法是:律可以稳定,条例则与时俱进,不断修订增补。张生教授认为,中国古代法典编纂从紧密型法典到复合性法典的变迁,对当代立法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我国立法拟应注意现代和传统的贯通,形成法律条文精当与数量相对较多判例结合的格局,同时建立判例的变更和清理制度。

江苏省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员、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立法发展研究所所长王腊生研究员的主题发言题为“在地方立法工作中贯彻‘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做法和思考”,指出要充分认识在立法工作中贯彻“全过程人民民主”的重大意义。其一,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立法本质属性的充分体现;其二,是立法质量的根本保证;其三,是立法实效的直接检视。而深刻把握体现“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基本要求:一是“权利保障”,充分实现人民民主权利;二是“权力限定”,严格限制权力的行使;三是“公平正义”,维护好权利就要公正分配好利益。落实“全过程人民民主”的具体路径是:民主立法的全过程化、公民参与的全面化、人大代表作用的充分化、民意采纳的实效化,以及民生立法的突显化。

江苏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顾问田幸研究员围绕“刑事案件的事实认定”进行了主题发言,主要从四个方面阐述了刑事案件事实认定中“法官居中裁判”的思维方式。第一,法官认识水平和认识能力决定了司法公正,而司法改革本身强化了法官对事实认定的责任;第二,应该建立和完善刑事审判体系,确认良性的指导原则;第三,要从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角度来理性认识法律的概念,探索科学的路线和规律,既能看到表象还能把握本质规律;第四,加强制度化建设,尤其是要从已经发生的法官事实认定错误的案件中汲取教训,从制度本源上提升刑事案件的质量。

江苏大学法学院江雪松教授发言题为“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战略思维和‘一体化建设’战术实践”,认为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战略思维具体包括三个方面,一是战略思维蕴涵;二是关于全面依法治国的战略定位;三是一体建设战术的实践运用。改革、发展和稳定这三者关系处理得当,就能总揽全局,而践行习近平法治思想的战略思维才能很好就此予以统筹。改革的战略是全方位的,发展的战略是可持续的,需要在法治轨道上推进战略思维,保障法治国家、法治政府、法治社会一体建设。

扬州大学法学院院长、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法治发展战略研究所特邀研究员蔡宝刚教授的发言题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中的‘领导干部’”,指出,这一议题是全面依法治国“十一个坚持”中的最后一个坚持,其主要内容可概括为四个方面,一是领导干部是全面依法治国的关键,需要从广义上理解领导干部的含义;二是发挥领导干部的作用,通过领导干部的工作和行动来体现,发挥领导干部的作用涉及到全面依法治国的效果;三是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基本法治观念,做尊法学法守法用法的模范,带头遵从法治敬畏法律,是领导干部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

河海大学法学院教授、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法治政府所特邀研究员王春业教授的发言题为“新时代我国法治政府建设的基本原理”。围绕我国法治政府建设的特殊性问题,王春业教授认为:第一,法治政府没有统一模式和标准,而是呈现出多样性特点;第二,我国法治政府具有其自身特征,我国政府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法治政府,与西方国家有本质区别;第三,在法治政府建设理论通常所说的有限政府、控权政府,有自己的特定背景,应有条件适用而不是普遍适用,必须走出西方法治政府建设的误区;第四,必须构建新时代中国特色法治政府内容体系和话语体系;第五,推进我国法治政府建设的路径,一要以习近平法治思想为指引,二要加强科学立法,三要发挥《纲要》的引领作用。

江苏省司法厅原副巡视员,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区域法治发展研究所陈晓波特邀研究员的发言题为“区域法治建设中的司法行政机关职能”,指出我国司法行政机关的第一个职能是科学立法中统筹协调功能,包括配合人大立法、统筹地方政府规章立法,以及审查行政规范性文件;第二个职能是协调指导职能,统筹行政区域内政府的依法治理工作;第三个职能是公正司法中的完善职能;第四个职能是组织服务职能,即法治宣传工作、管理公共服务的工作、管理和指导部分社会非诉讼业务等;最后,司法行政机关还承担委党委全面依法治省(市、县)的办公室具体工作。

新疆党内法规研究中心副主任、武汉大学中国中部发展研究院张彪副教授的发言题为“完善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法治体系”,认为筑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事关党和国家长治久安,要不断增强中华文化认同和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着重培养归属感、需求感和责任感,树立法治自信和文化自信,坚持用法治方式解决问题。

江苏省委全面依法治省委员会办公室秘书处处长,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区域法治发展研究所桂万先特邀研究员的发言题为“回顾与审思:全球法治现代化进程中的中西方关系”,以三个阶段描述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的类型化中西方关系:第一个阶段,古代中国的朝贡体系。第二阶段,1840年到上个世纪中叶的条约体系。这个阶段改变了中国社会进程,导致了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转型。第三个阶段,即上世纪中叶以来的阶段,我国完成了从政策性法律秩序到法理性秩序转型。当今,我国法治建设与国际互动的深度和广度都大大增加,必须在全球法治现代化过程中保持自身的独立自主性。

南京师范大学中国法治现代化研究院法治发展战略研究所特邀研究员、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董晓波教授的发言题为“习近平法治思想指导下涉外法治人才培养的问题与对策”,认为目前涉外法治人才相关理论研究仍有不足,认识上还存在误区,涉外法治人才的培养在实践上也存在一些问题,如,总体数量远不能满足国家需要、高校的培养意识不是很强等。针对这些问题,可能的对策一是加强涉外法治智库建设,二是借鉴一些国家的国家语言能力战略,三是创新人才培养模式,真正培养高质量涉外法治人才。

在论坛评议环节中,商务印书馆白中林编审和《东方法学》编辑部孙建伟编审分别对各主题发言进行了逐一评价,并发表了自己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