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法治社会

法治社会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裁决全美同性婚姻合法
  来源:中国宪政网   作者:佚名   发布日期: 2015-12-04 16:28   点击数: 712

美国最高法院26日做出一项历史性裁决。美最高法的9名大法官以54的结果裁决同性婚姻合法,这意味同性伴侣今后可在全美50个州注册结婚。美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裁定同性婚姻在全美国都是一项合法权益。


美国同性恋赢下同性婚姻合法诉讼改变历史

参考消息,http://www.cankaoxiaoxi.com/world/20150628/832491.shtml

628日报道 外媒称,俄亥俄州的同性恋者奥伯格菲尔向美国最高法院起诉俄亥俄州政府部门,原因是该州不承认他和同性伴侣约翰·阿瑟的婚姻。

据埃菲社626日报道,美国最高法院在2013年废除了只将异性之间的结合认可为婚姻的《捍卫婚姻法案》,奥伯格菲尔和阿瑟随后于当年在一个批准同性婚姻的州结婚。然而,阿瑟在3个月后因患有“渐冻人”症去世,由于俄亥俄州不承认同性婚姻,奥伯格菲尔无法将自己的名字写在爱人的死亡证明上。他就此对州政府发起诉讼,并一直把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

据西班牙《国家报》网站626日报道,奥伯格菲尔起诉俄亥俄州卫生部门负责人霍奇斯一案,将和其他改变了美国的诉讼案一道被载入史册。美国密歇根、肯塔基、俄亥俄和田纳西四州的法律将婚姻定义为男性和女性的结合,奥伯格菲尔和其他原告要求美国最高法院裁定这项法律非法。

最高法院支持了奥伯格菲尔的要求。撰写这一裁决词的中间派法官肯尼迪表示,上述四个州的法律违反了美国宪法第十四条修正案。针对被起诉的4个州做出的裁决自动适用于其他10个只允许异性结婚的州。此前在36个州合法的同性婚姻,一下子在美国全部50个州都变得合法。

 

美全国同性婚姻合法 保守州属仍声称不遵从

腾讯新闻,http://news.qq.com/a/20150628/008635.htm

 中新网628日电 据外媒报道,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6日以5:4的票数判定,美国联邦宪法保障同性结婚的权利。但这并未能平息因这个问题而长久分化美国社会的争议。当大批同性恋者和他们的支持者为此裁决欢庆的同时,一些保守州属声称不会遵从此裁决。

报道称,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全国合法之后,据悉,美国南部密西西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总检察长就表示,当地法院还需要时间研读此裁决,“最快可能需要数天后”才会决定是否为同性伴侣办结婚证。

此外,德克萨斯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更是明确告诉负责办理结婚证的职员,如果涉及违反宗教信仰,他们可拒绝给同性伴侣发结婚证。

帕克斯顿在声明中强调自己要维护宗教自由,他说:“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这是没有任何法院、法律或文字可以改变的简单事实。我们的指导原则应该是保护那些希望根据自己的宗教信仰来生活、工作和组织家庭的人。”

普遍不支持同性婚姻的共和党人也纷纷谴责最高法院的裁决。已宣布参加来年美国总统党内初选的路易斯安那州州长金达尔(Bobby Jindal)就指该裁决“是在给全面侵害基督教徒信仰自由铺路”。

另一参选人,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Ted Cruz)更投文 《国民评论》(National Review),批评最高法院“无法无天”,并建议推行法官选举制度,以根治“司法专横”行为。

同性婚姻合法化问题一直备受美国各界关注,有关争论在美国已持续数十年之久。在支持者与反对者持续不断的争论声中,美国社会在这一问题上的态度逐渐从排斥转向认同。

奥巴马当天中午在白宫玫瑰园发表讲话,对裁决表示欢迎。奥巴马说,这一裁决不仅是奥博格费尔和其他原告的胜利,也是全体同性伴侣及其子女的胜利,更是美国的胜利。他说,如果所有美国人都能被平等的对待,那么美国将变得更加自由。

至此,美国成为全世界第二十一个在全国范围内允许同性伴侣结婚的国家。据美媒报道,目前全美同性伴侣人群已达到数百万。

 

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的真正赢家是希拉里克林顿

环球网,http://world.huanqiu.com/hot/2015-06/6789978.html

 2015626日是美国人权史上重要的一天。这一天,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同性婚姻合法,这意味着美国所有50个州都不得禁止同性婚姻。此前,只有9个州和华盛顿特区承认同性婚姻,14个州的法律视之为非法。

美国的LGBT(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和跨性别者统称的英文缩写)群体为高法的这项裁决欢呼雀跃。奥巴马总统则称这是“美国的胜利”,他居住的白宫于当晚点亮象征同性恋者权益的五彩灯光以示庆祝。

全世界都在议论这件事。人们在看到民权进步的同时,没有忘记讨论它背后的美国内政变化。美国在传统上是个社会意识形态保守的国家,尽管信奉天赋人权,但同性恋者权益长期受到压抑,有关人群争取平等权的努力在上世纪60年代后期才算真正起步。

若干年来,美国社会对同性恋者权益的理解度、宽容度在不断上升,其背后是美国人口结构、经济模式、民权意识乃至政治版图的变化。

同性恋者婚姻权问题在美国国内政治当中带有明显的党派烙印。相对自由奔放的民主党持开明态度,而以保守著称的共和党则一直明确反对同性婚姻。共和党坚持认为,婚姻双方应仅限于一名男性与一名女性,因为这是基督教教义,也是美国人口结构长期有利的保障。但在共和党内部,越来越多的中青年党员和温和派人士放松立场,对同性婚姻采取同情甚至支持态度。

奥巴马在竞选总统期间和上台初期并不支持同性婚姻,但此后不久改变了立场。20125月,继美国副总统拜登(他的一个女儿即是同性恋者并已同女友在德拉瓦州结婚)公开表态支持同性婚姻之后,奥巴马成为首位旗帜鲜明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美国总统。20137月,奥巴马连续任命5名公开同性恋身份的外交官为驻外使节。

奥巴马转变态度显然与选举有关,是在深入研究社会统计数据的基础上采取的慎重措施。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时,民调显示全美支持同性婚姻的人不到40%,而到2012年,这一数据已经过半。

2011年进行的盖洛普民调显示,美国同性恋者占总人口的比例可能不到2%,比人们想像的10%要低很多。但这个人群的经济实力、创新水平和消费能力显著超出他们所占的人口比重。在美国,同性恋者权益问题是与中产阶级权益问题和政治募款能力联系在一起的。

美国支持同性婚姻的重要势力包括华尔街,还有地产界、零售业、IT业、演艺圈。2016年大选尚未揭幕,但各方普遍估计能否取悦中产阶级将是胜选的关健。

从选举政治角度看,最高法院626日作出的裁决当然是有利于民主党的,这也正是奥巴马及民主党人立刻抓住这个议题高调作态的根本原因。这样做,不仅可以巩固民主党在中产阶级选民心目中的开明、宽容、进取形象,也能置对手共和党于被动,抵消该党着眼于2016年重夺白宫发起的“增加社会认同感”的努力。

如果共和党候选人继续坚持本党立场在选战中对民主党人发起指责,将失掉游走于民主、共和两党之间的部分年轻选民的支持。当然,共和党也可以以高法已经作出终裁为借口制止有关议题的发酵,但这又可能动摇中部、南方州正统派选民和一些社会保守主义团体对该党的信心。

从高法裁决里真正得分的可能是当选呼声甚高的希拉里克林顿。她已经为在同性恋者权益问题上取得主动做了三年准备。同奥巴马一样,希拉里克林顿在2008年党内初选中并不支持同性婚姻(希拉里的丈夫比尔克林顿曾在执政期间签署法案拒绝承认同性伴侣为合法配偶),但在2013年正式转变了态度,宣称各州有权决定是否将同性婚姻合法化。

希拉里在国务卿任上就曾借同性恋者权益问题大做文章,将LGBT概念正式纳入美国外交在海外维护人权的基本方针。她也曾专门在海外发表演讲大谈“同性恋出生于并且存在于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同性恋不是西方独有,而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天性”。

几乎在美国高法作出承认同性婚姻裁决的同时,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推出了以力挺LGBT家庭为主题的竞选广告,用极尽煽情的同性伴侣结婚画面配上希拉里克林顿本人掷地有声的画外音,宣称“同性恋者结婚的权利应当受宪法保护”,“同性恋者的权利就是人权,人权也是同性恋者的权利”。

如果说希拉里克林顿目前赢得2016的胜算在65%,那么同性恋者权益在美国刚刚取得的新进展就使她的赢面扩大到68%。而对于怀着浓厚兴趣、怀揣不同动机观察美国发生的种种大新闻的人们来说,他们需要明白的是,在这个国家,所谓“爱”和“人的基本权利”并不是纯粹的,而是关乎政治,以及输出价值观的战略。

 

媒体解读美国同性婚姻合法化:反对派持四点理由

http://www.cpd.com.cn/n10216060/n10216158/c29273013/content.html

 美国高等法院的9个法官以5:4的投票结果承认全美境内的同性婚姻合法,这一判决让美国加入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队伍,把北美变成地球上唯一一个承认同性婚姻合法的大陆。

坦率的说,要是没有近些年美国民间对同性婚姻的日渐宽容,再加上保守派的安东尼·肯尼迪大法官关键时刻“变节”,以保守派占多数的美国高院原本是不可能通过这么个惊世骇俗的判决结果的;再算上美国各州的法规不同,民权组织们恐怕还得为这事儿频频上法院。

一票之差的判决结果足以证明,美国各界对同性婚姻的看法有多分裂。所以高兴过后,听听反对的声音也许更重要。

那么,美国高院的4个法官为啥不给同性婚姻“点赞”呢?看看他们在各自的意见书上都说了啥。

首先,美国宪法上没有同性婚姻的相关表述。

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特就说,宪法里根本就没有提到同性婚姻的事儿,这次能通过纯粹是社会运动的胜利。

“你要是想庆祝今天的结果,就庆祝心愿得以实现吧……但是别为宪法庆祝。宪法和这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说。

其次,最高法院只负责忠实地解释法律,而不应自行就政策或立法发表见解。

先听听投出关键赞成票的肯尼迪法官怎么看。他在意见书中认为,最高法院应该顺应历史潮流,不能总用老规矩老眼光断案子。

文雅点儿,按《纽约时报》的话说就是:“肯尼迪法官支持宪法解释动态化的观点,认为宪法应随着社会发展而演变。”

这下就不难理解,这种“应时而变”的思路会让保守派的安东尼·斯卡利亚法官和克拉伦斯·托马斯法官忍无可忍了,他们认为,美国宪法应该按照其字面条文去理解,不能瞎解读。

按着几百年前制定的一部宪法和后面的几个修正案,就真的能裁决美国社会不断涌现的各种新问题了?这不是不作为,还能是啥?

第三,民意只是民意,不能干涉法律判决,高院更不能借着民意向各州施压。

约翰·罗伯特大法官就说了:“(高法)法庭推翻了一半以上州的法律,命令转变奠定上千年人类社会基础的社会制度。我们以为自己是谁?”斯卡利亚法官更将此判决视为多数暴政的结果,称其为“司法暴乱”,“威胁了美国的民主”。

这么说也不乏道理,毕竟,传统上美国人的婚姻法是由各州立法机构说了算,没有联邦政府什么事儿,而现在美国只有11个州从法律上承认了同性婚姻平权,也就是说,走完了“民众投票多数通过+州议会通过相关法案”的所有程序。而高法此次这么一纸令下,无疑是强迫其他37个州服从判决,实在有“越位”之嫌。

第四,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可能会损害宗教信仰自由。

以萨缪尔·阿里托法官为代表的4位法官呼吁美国社会就如何保护支持异性婚姻的宗教组织和个人的信仰自由进行“公开和研究性辩论”。

他们担心,在当前激进的社会文化下,群婚啥的都将不是事儿,以后异性恋群众说不定会像同性恋人群当年那样遭到各种“打击报复”。

在这些冠冕堂皇的说辞背后,其实是涉及到同性婚姻背后的一系列经济利益分配问题。比如说,结了婚才能分遗产、才能少缴税、才能分享伴侣的医疗保险等社会福利。一旦开放“婚禁”,说不定就会涌出一大批“骗保的”,所以不由得上至高法法官下至各州政府民众不竖起警觉的耳朵。

可以这么说,要是同性恋人群只同居不结婚,美国大法官们也没那个精力去管,最多是被哪个吃饱了撑的朝阳群众评判一番而已。

但毕竟,法律不能以金钱为导向,一个个案子背后的人情人权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就算此次高等法院一致判决同性婚姻不合法,也不过是把决定权交给了各州,并不意味着美国同性平权运动就遇到了什么迈不过去的坎。

此次判决通过,主要还是社会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是美国高法在大是大非问题面前的一次“表态式站队”。

 

19年来美国民意如何看待同性婚姻?

澎湃新闻 林垚

 许多年以前,当比尔·克林顿在由国会两院压倒性多数通过的《捍卫婚姻法案》(Defense of Marriage Act,简称DOMA)上签字、将联邦政府承认的婚姻关系严格定义为一男一女的时候,他一定不会想到,将来某一天,他的妻子,希拉里·克林顿,会打出美国历史上第一支正面表现同性亲密关系、将镜头对准两位帅小伙子牵着的手、听他们喜气洋洋地向世界宣告“我们这个夏天就要结婚了”的总统竞选启动广告。

其实,说是许多年,屈指一算,不过短短十九年而已。

这十九年间,特别是近五六年来,在如何看待同性恋与同性婚姻的问题上,美国主流民意的变化,用天翻地覆来形容绝不过分。

2000年,佛蒙特成为美国第一个立法承认同性伴侣“民事结合(civilunion)”的州——由于反同的民意强大,议员们不敢把同性伴侣关系直接称为“婚姻(marriage)”,绞尽脑汁发明了“民事结合”一词作为折中。结果法案仍然激起了反同派的强烈反弹,示威抗议乃至死亡威胁层出不穷。

为防暴民冲击,州议会在表决提案前临时开辟了逃生通道;而州长在签署法案后很长一段时间,必须每天穿防弹衣上班。在当时,支持“民事结合”的合法化是自由派的专利,保守派绝大多数反对承认任何形式的同性亲密关系;然而时过境迁,如今坚持将同性亲密关系限定在“民事结合”范畴的人里,保守派反倒成了大多数——因为自由派已经普遍认为这个词与“隔离而平等”一样是隐蔽的歧视、应当堂堂正正地赋予同性情侣们进入“婚姻”的权利了。

论起对民意的敏感,自然非政治人物莫属。2008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时,虽然呼吁废除DOMA,同时却又极力向选民保证自己绝对无意推动同性婚姻合法化——据其竞选操盘手David Axelrod新近出版的回忆录透露,奥巴马其实一向支持同性婚姻,只是感觉当时民主党基本盘中反同势力仍占主流,因此不敢公开自己的观点。

到了2012年大选,全国公众支持同性婚姻的比例首次超过反对方,向来以自由派自诩的民主党更不待言;在本党选民与LGBTQ(女同、男同、双性、变性、酷儿)团体的双重压力下,奥巴马审时度势,终于半推半就地宣布自己的观点已经“演化”,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总统。

两相比较,克林顿夫妇直到2013年、DOMA即将被最高法院宣判违宪(United States v. Windsor)前不久,才宣告完成观点的“演化”,已经算是后知后觉了。

不过在共和党方面,这样的“演化”还为时尚早。虽然主流民意对同性恋的态度已经翻转,但反同的福音派基督徒仍旧是共和党基本盘中最强大的一股力量。因此党内但凡心怀大志者,无不尽可能对同性婚姻表现得咬牙切齿。

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参议员Robert Portman2013年面对儿子“出柜”,恍然大悟同性恋并非病态、同性恋者有权追求幸福,成为共和党内极少数公开支持同性婚姻的政治人物之一。

又比如前副总统切尼,在位时眷恋权势,对自己小女儿是同性恋的事实三缄其口、支持布什政府的反同政策,等到退居二线、别无所求之后,终于下定决心为性取向平权鼓呼;与之相反,切尼的大女儿去年竞选参议员时,曾试图在党内初选中以决绝的反同姿态讨好保守派选民,为此不惜与妹妹公开决裂。

保守派势力对共和党的挟持,使得美国目前LGBTQ平权的立法进程远远落后于主流民意。由共和党控制州议会的各州在最近几年中纷纷出台地方法律禁止承认同性婚姻,在这些法律先后被下级法院推翻之后,又陆续上诉。如今官司一路打到高院,月底就将开庭辩论(Obergefell v.Hodges),眼下双方都心中惴惴,不知同性婚姻合法化能否毕其功于一役。

除此之外,目前还有29个州允许雇主毫无理由地解雇LGBTQ员工;印第安纳州日前刚刚通过法律,允许商家以宗教信仰为由,拒绝对LGBTQ顾客提供服务——即便同性婚姻之争尘埃落定,性取向平权仍然道阻且长。

然而即便有这些种种挑战,如今的情况已经比上一代维权人士所能想象的好上太多。事实上,社会观念的变迁往往迅速得让人无所适从。

比如,生活在这个时代的我们恐怕很难想象,整整五十年前,不但美国黑人的投票权尚未得到有效的法律保障(Voting Rights Act of 1965),而且夫妻行房时采取避孕措施居然会被判罪(Griswold v. Connecticut)——至于未婚人士,更是要等到1972年才被高院裁定同样拥有避孕权(Eisenstadt v. Baird)。

再比如,高院曾于1986年允许各州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入罪(Bowers v. Hardwick),直到2003年才推翻这一判决,承认同性关系受到宪法保护(Lawrence v. Texas)。我们当代诸多习以为常的观念,倒退几十年,莫不惊世骇俗。

后之视今,亦犹今之视昔。一两代后,人们回头看当代美国人关于女性堕胎权、死刑存废等等诸多问题的争论,或许也会像当代美国人回头看几十年前关于投票权、避孕权的争论一样,觉得不可思议。

幸运的是,在自由民主制度的保障下,他们所有人都可以尽情地参与到争论、抗议和鼓呼之中,推动社会向一个或另一个方向转变;他们不必担心公权力的蛮横干涉与报复,只消各尽人事,静待时间的答复。

时间,至少在同性婚姻问题上,已经对美国公众给出了相对明确的答复。一些福音派基督徒眼看国内大势已去,纷纷将目光投向海外。其中最臭名昭著的是一位名为Scott Lively的牧师。他多年来在国际上积极推动反同大业,被广泛视为乌干达2009年反同性恋草案的幕后推手。该草案欲对同性恋者判以死刑,后在国际压力下改为无期徒刑,并于2013年被乌干达议会通过。乌干达的同性恋权益组织已经以反人类罪将Lively牧师告到美国联邦法院,此案目前正在审理中。

除在乌干达的活动外,Lively牧师还部分促成了俄罗斯2013年反同性恋法案的出台。根据该法案,任何在未成年人面前涉及“非传统的性关系”的言行均属犯罪。由于希拉里这次的竞选启动广告有同性情侣出境,因此俄罗斯电视台在转播这支广告时,预先在视频上打了“少儿不宜”的码,免得惹上官司。